当前位置:黄岛新闻中心 > 文苑艺术 >

2019年艺术市场注定是李可染之年

时间:2020-01-28 15:00 来源: 作者:黄岛新闻中心
众所周知,近年来艺术市场呈现大幅调整态势,然而,作为当代杰出的山水大家李可染却是依旧强势。 记得香港佳士得2019年春拍曾将李可染1964年作《百万雄师过大江》作为封面推出,上拍后以1992.5万港元拍出,为佳士得书画专场最高价,之后,北京华辰推出李1988年作《江山胜境图》镜心,获价1782.5万元;广东崇正则觅到了李1987年作《高岩飞瀑图》,成交价高达5543万元,轰动南方拍场。 到2019年秋拍,李可染的作品更是大放异彩,各地市场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高潮,在中国嘉德秋拍会上,其1976年作《井冈山》镜心,尺幅177×127厘米,以1.38亿元成交;在华艺国际秋拍会上,李可染另一张《井冈山》镜心,尺幅121.5×70.5厘米,成交价4543万元;在广东崇正秋拍会上,李可染《雨后漓江》以996万元拔得本季广东崇正拍卖头筹;最让万众瞩目的是李可染宏幅巨制《万水千山》首次在保利拍场露面,现场以9800万元起拍,委托席随即应价,场内后排直接叫价1亿元,1.2亿、1.3亿、1.35亿元,杀出一位现场新买家,以一口一千万元的竞价阶梯交替上升,最终以1.8亿元落槌,加佣金以2.07亿元成交,这也是李可染目前第二高价的作品,仅次于北京保利在2012年春拍中以2.9325亿元拍出的《万山红遍》镜心。至此,李可染共有10件作品突破亿元大关,其中1件2次破亿元,换言之,李可染也是海内外拍卖有史以来作品过亿元最多的画家之一。那么,李可染作品为何有如此表现,原因有三: 一是艺术上风格鲜明、个性独特,他的山水在当代中国画坛影响巨大。李可染(1907—1989)是当代杰出山水画家,与陆俨少有“北李南陆”(也有“南陆北李”之说)之称。江苏徐州人,画室取名“师牛堂”。自十三岁拜师学画起,从艺七十载,自称是个“苦学派”。李可染自幼喜爱绘画,少时考入国立杭州艺专,学习素描和油画,并拜黄宾虹为师,后随徐悲鸿到北平创办美术学校。1942年,经徐悲鸿介绍,又拜齐白石为师。上世纪40年代提出“用最大的动力打进去,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,为此,他潜心研究传统中国画,并以独具个性的人物、山水和牛见重艺林。五六十年代,以“可贵者胆、所要者魂”之精神,十出十归,游遍大江南北,行程数十万里。尤难能可贵的是,他把画室搬到大自然中进行创作,为推动中国画革新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八十年代,他再次深入生活。这一时期,他融会贯通了大自然的造化规律与艺术创造规律。他笔下的牛与牧童,天真无邪,迷人可爱;他的山水清新、生动,具有真情实感,并形成了“黑、满、重、亮”的独特风格,使李派山水成为中国山水画的一个里程碑。他的书法早年曾学黄道周,重视整体结构与神韵,刚劲苍秀又温绚朴厚,静而多姿,颇为耐看。代表作有《长征》《万山红遍层林尽染》《革命摇篮井冈山》《漓江风光图》《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》等。李可染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画研究院院长。 二是创作题材鲜明,代表一个时代特征。在李可染过亿元的9件作品中(1件重复),只有 2017年香港苏富比推出的1978年作《千岩竞秀万壑争流》立轴不是红色经典题材,当年成交价为1.23亿港元。其余8件都为红色经典题材,据悉,这8件红色经典题材作品都有故事。以2010年第一件过亿元作品《长征》为例,这件巨幅力作在2010年11月22日嘉德秋拍“长征——大师们的笔墨征途”专场中,经过多轮激烈竞投,最后以1.075亿元人民币成交,为当时近现代书画新纪录。据悉,李可染此幅作品作于1959年,是为了纪念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以毛主席诗词进行的大型创作初稿,是新中国美术史中里程碑式的作品,也是李可染个人创作历程中的重要代表作,画面景物横向展现,重山叠积,如犬牙高低,参差错落,雄奇壮丽。红军队伍沿狭窄山路从左往右横越画面。画家成功地将毛泽东诗词中的革命豪情与浪漫色彩视觉化。画中山体以浓墨重色写草青青草免费线播放成,块面厚实稳重,以留白形成的山路、水道穿插其间。从深浓墨色过渡到留白,色调的明暗变化,平衡了画面厚重的体积感。全幅结构规整,笔墨精严,气象万千,是一帧文学性、艺术性与时代意义结合的精品佳作。所以,该画创出纪录,实至名归。同样,2019年保利推出的巨幅《万水千山》在李可染山水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,正如著名评论家王鲁湘先生所言,万水千山不仅仅是李可染的史诗性的山水画作品,也不仅仅是中国新山水画的一个史诗性的作品,更可以说它是中国山水画史上一副史诗性的作品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此作2007年曾在市场上创下1850万元成交价,创下了当时中国书画李可染作品交易的最高纪录。截止到2010年底,李可染作品在国内的最高交易价格就是《万水千山图》所保持的,直到2010年秋拍中,才由《万水千山》的姊妹篇,也是他的前稿《长征》以1.075个亿的成交额打破。所以,这次《万水千山》在宏观经济不甚理想的背景下能获价2.07亿元实属不易。 三是存世作品极为有限,仿造难度较大。李可染一生创作十分严谨、一丝不苟,他作画慢而不快,创作一幅作品少则几天,多则几个月,稍不如意,又往往废弃,自称“废画三千”。在他的存世作品中有两个特点,一是精品多,无论山水、人物还是画牛,其一生风格是如此鲜明、强烈、令人倾倒,尤其是晚年创作的桂林山水作品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,也是投资者和典藏家竞相追逐的目标。二是李可染传世的画迹十分稀少,据不完全统计,其一生作品不超过千幅,比傅抱石传世作品还要少,这更加剧了市场的短缺;第三,李可染的作品仿造十分困难。因为李可染作品的创作是以力和积墨见长,且层次分明,特别是对光感的把握上有独到之处,这往往使伪造者望而却步。所以,买家在拍卖市场购入李的作品一般比较放心。 鉴于以上情况,李可染的作品市场前景将会十分看好,尤其是随着人们的艺术鉴赏和购买能力的大大提高,市场对李可染作品的需求将会与日俱增。而李可染的作品因存量少而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,这势必造成其价格的上涨。可以预料,李可染的作品在未来市场上会不断创造新天价。
上一篇:红色主题创作 重新成为一股力量
下一篇:没有了